新时时彩开奖记录|新时时彩500期走势图
首頁
陜西省延安市寶塔區楊家嶺路1號
0911-2330500 2330314
09112330500
716000

延安故事

103道封鎖線

文章來源:紅色延安的故事 點擊:時間:2019-05-06


1945,中國共產黨召開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出席黨的七大的代表們冒著槍林彈雨從全國各地到達延安,這其中也包括劉少奇。

1939,劉少奇奉中共中央之命由延安出發,7天時間就到達了河南省確山縣新四軍第4支隊第8團竹溝留守處。之后,他奔赴新四軍各部隊駐地,為創建華中敵后抗日民主根據地作出重大貢獻。19423,他又奉命從蘇北返回延安。當年,他離開延安時,日軍的進攻重點尚未完全轉到敵后戰場,國共兩黨關系較為和諧,火車、汽車基本暢通,而返回延安時,可就不那么順利了。國共兩黨關系已發生變化,國民黨當局對各根據地嚴密封鎖,捕殺中共過往人員。劉少奇回延安只能繞道山東、晉冀魯豫、冀中、晉綏等敵后抗日根據地,途經山東、河南、河北、山西4,要通過日偽軍和國民黨軍設置的103道封鎖線,行程3000余里,一路的艱難險阻可想而知!

 

革命領袖友情深,多封電報問安危

從決定劉少奇回延安到最終到達延安的一年多時間里,毛澤東和中共中央先后發出10多封電報。1941103,毛澤東致電劉少奇商談回延安事宜,“中央決定你來延安一次,諒已收到電報,并希望你能參加七大”。劉少奇根據當地工作情況,給毛澤東回電希望暫緩回延安。對此,毛澤東復電提出“兩三月后動身來延安參加七大,七大后你在延安休養,即在延安指揮華中”。

1942113,中共中央發出電報正式確定劉少奇回延安。鑒于返程路途漫長且要經過層層封鎖,毛澤東和中共中央十分擔心劉少奇一行安全,并在沿途進行專門部署。213,毛澤東致電陳毅、劉少奇:“少奇返延,須帶電臺,并帶部分得力武裝沿途保衛。”220,中共中央書記處致電劉少奇及華中局:“護衛少奇的手槍班須是強有力的,須有得力干部為骨干,須加挑選與訓練。”

為解決山東根據地存在問題,33,中共中央書記處致電劉少奇,要求路過山東時,幫助慎重解決。313日毛澤東致電劉少奇:“我們正在調查由華中到華北道路上敵人封鎖線的情形、安全保證的程度,俟得復電即行轉告。望你等候這一復電。”21,毛澤東不知道劉少奇已離開蘇北,又致電:“你看此種情形有安全之保障否,山東尚無回電,請你直接詢問。必須路上有安全保障才能啟程。”

劉少奇在山東工作期間,毛澤東仍然心系他的安危。61日致電:“因沿途通過無保障,山東又缺乏統籌之人,故你不宜西進亦不宜南返,以中央全權代表資格長駐115,指揮整個山東及華中黨政軍全局似較適宜。”79,毛澤東再次致電劉少奇:“我們很望你來延安并參加七大,只因路上很不安全,故不可冒險,仍以在敵后依靠軍隊為適宜”,“你的行止,以安全為第一,工作為第二,以此標準來決定是在山東還是仍在軍部”。921,毛澤東聞知劉少奇到達河北后,又致電稱:“安抵129師無限欣慰,望休息短期然后來延,并對華北工作加以考察。”1017,十分關注劉少奇安全的毛澤東又致電八路軍總部詢問:“胡服(劉少奇化名)同志現在何處,是否還在總部,過封鎖線有困難否,望告。”1116,毛澤東得知劉少奇即將通過同蒲路,便致電120師林楓等人:“少奇過路,你們派人接護時須非常小心機密,不要張揚,但要謹慎敏捷。

 

安全護衛胡政委,突破封鎖過鹽河

1942319,劉少奇化名胡服和一起赴延安的呂振羽、江明夫婦(呂時任劉少奇政治秘書)以及賀綠汀、崔義田等人,在新四軍獨立旅第1團團長周長勝帶領的4個連護送下,從蘇北阜寧單家港出發回延安。行程的第一站是淮海區黨委所在地周村。華北區負責人鄧子恢、彭雪楓等人向劉少奇匯報了工作。劉少奇向他們傳達了華中局擴大會議精神,并對今后如何繼續堅持華北敵后抗戰做出指示。幾天后,他們一行又上路了,由于一座座明暗碉堡和一道道封鎖溝,前進路上充滿了艱險。他們通常是黑夜行軍、白天休息。

首個要經過的封鎖線是向西北渡鹽河,過隴海鐵路進人山東境內。這段不滿200公里的路程,有著重重封鎖。“皖南事變”后,日寇停止對國民黨戰場的戰略性進攻,調動主力對付解放區戰場,并進行大規模的殘酷“掃蕩”。當時,新四軍軍部所在地西南的淮陰、淮安,西北的灌南、灌云等地,都有日寇的據點。他們控制了主要的交通要道。蘇北區的河網較多,敵人靠河岸三五里建一個碉堡;有公路的地方,幾里地就建個炮樓。日偽軍嚴密地巡邏,鹽河經常出沒鬼子的汽劃子(小汽艇),而且沿河岸邊離敵據點很近,100多人要想安全快速地渡過五六十米寬的河,是相當困難的。

據護衛劉少奇的魏良彬回憶:吃過晚飯后,胡服和去延安的干部及護送的警衛人員排成縱隊,魚貫而行。一路上,不準講話,不準抽煙,牲口的嘴也綁住了,只能聽到輕微的腳步聲。到鹽河邊,已是深夜12點了。大家在河邊休息,分別渡河。渡河時只有10多條小船,而且距離敵人的據點很近,隨時都可能發生意外。為了加速渡河,有的同志乘坐大木桶過去,牲口卸鞍,水而過。他說:“看到胡服同志披著皮領大衣,安詳地跨上小船。小船搖搖擺擺,動蕩得厲害。我們都為他的安全擔心!

過了河,天亮之前,他們在隴海路南面的山東海陵縣個村莊休息,準備穿越鐵路。當時,隴海線是一條非常重要的鐵路干線,沿途有日軍重兵把守,又在鐵路兩旁修建了許多碉堡炮樓,挖了又寬又深的護路溝,還不時地出動鐵甲車沿路巡邏,這也給跨越鐵路帶來很大困難。經商定,護送部隊分兵兩路,分別走在劉少奇他們一行的兩翼,無聲息地向鐵路線靠近。在離鐵路還有半里多的地方部隊停下來,隱蔽監視鐵路兩側敵人的碉堡。然后由一支專門組成的突擊隊出其不意地插到前面的鐵路卡子,把偽鐵路警衛人員全部捆綁起來,然后通過。4月上旬,他們一行抵達山東省臨沭縣朱樊村115師師部。

 

曾旅長膽大心細,許老板二渡沂河

19427月下旬,劉少奇一行從朱樊村出發,過沭河、沂河到魯南抗日游擊區。山東分局決定,這一段路由115師獨立旅旅長曾國華率部護送。根據交通情況和沿途敵情,為了減小目標隱蔽行動,劉少奇和山東分局將隨行的100多人精簡為18人。據原山東領導人黎玉、陳沂等回憶說:“當時從濱海去魯西路程幾百里,要經過敵人層層封鎖線特別是津浦鐵路,大家都為少奇的安全擔心。分局領導研究了兩個方案:一是派主力部隊一個營護送;二是由魯南鐵道游擊隊小部隊化裝護送。多數同志主張第一個方案,去請示少奇同志,他卻依然同意鐵道游擊隊護送。于是他就以一個普通戰士的身份,站在戰士的行列里起程了。”當時,他們脫下軍裝,化裝成不同行業的老百姓,劉少奇裝扮成生意人。他強調:“為了保密,有些事情不要隨便議論,也不要再叫我首長或胡政委了。從今天起,我改名許行仁,你們就叫我老許吧!”從此,路上大家都叫他許老板。

從臨沭到魯南要過沭河和沂河,這兩條河發源于山東沂山南麓,南北流向,平行流入江蘇境內,兩河之間的距離5公里多。敵人在這兩條河沿岸設立了密集的據點。劉少奇一行在去魯南的路上,要渡過這兩條河。如果他們在兩河之間被敵人發現,就難以脫身了。劉少奇事先了解了這一情況,和曾國華研究了渡河的部署。當天,曾國華派出幾批人去偵察情況,安排水手,準備渡船。劉少奇一行準備傍晚悄悄渡過沭河,黑夜偷渡沂河。

太陽落山時,曾國華領著劉少奇一行渡過沭河,按預定路線向沂河奔去。行走到兩河之間時,忽然狂風呼嘯,頃刻間天地一片漆黑,大雨像瓢潑似的澆下來。在相互攙扶和鼓勵聲中,他們來到預定偷渡的沂河邊。這時,已經是黑夜了,雨越下越大。曾國華觀察了一會兒,沒發現事先派出去的偵察人員和布置的渡船,不免有些焦慮。劉少奇寬慰大家說:“既然派去的偵察、聯絡人員和布置的渡船沒到,也不要著急,只是我們不要讓敵人發現和遭受突然襲擊,可以先到河邊比較隱蔽的地方等待。”于是,大家都到一個擺渡人的茅屋里等候。

時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大雨仍沒有停止,派去偵察聯絡的人和預先布置的船仍然沒有蹤影。曾國華分析可能發生了意外,便帶人到附近村子了解對岸敵人的動向。偵察后,到底渡不渡河,曾國華一時難以決定。于是,他向劉少奇報告了自己的想法:“這樣伸手不見五指的雨夜,能見度非常低,對我們隱蔽過河是十分有利的;但是日軍為防止我們利用雨夜偷渡,也有可能設下埋伏。到底過不過河,我實在難下決心。”

對于舉棋不定的曾國華,劉少奇安慰他說:“不要著急沒有跨不過的山,沒有越不過的河,大家一起想辦法。”“我對情況毫無了解,究竟怎樣行動,還要請你作決定。根據你所講的情況,這里是敵人一個重要的口子,偵察、聯絡人員又沒有消息,預先布置的渡船也沒有來。我們在這樣的夜晚也出動過,敵人過去也有這個經驗,目前又正是夏收的季節,敵我對糧食斗爭正是激烈的時期,同時,我們白天經過的地方,有些是市鎮,也有可能走漏消息,當然也可能完全沒有問題。”接著,劉少奇又說:“過不過河還是請你決定,不過在這個地方,不宜待得過長,如果不強渡,就應該考慮是否轉移到沭河東岸。”曾國華聽了劉少奇的分析,心里有了底,決定轉移到沭河以東。當夜,大家又急行軍退回沭河東岸。第二天夜晚,曾國華帶領大家再次渡過沭河,然后順利地渡過沂河,脫離了險境。后來,曾國華回憶說:不久得到情報,就在劉少奇一行第一次準備渡沂河的那個大雨滂沱的夜里,敵人已經得到消息說有一支部隊要在這天晚上過河,便在沂河西岸渡口附近設了埋伏。如果當夜強渡過去,后果不堪設想。

 

信任向導過神山,順利走出迷龍汪

進入魯南抗日游擊區后,魯南邊聯支隊參謀長王六生負責護送。他們連夜穿行在黃山、神山一帶的日偽占領區,全程30多公里,時間緊迫。神山東北一帶是黑土澇洼湖地,歷來有“干如鐵,濕如鰾,不干不濕摳不掉”的說法,要沿著有草的路邊行走,若陷入泥沼中,須用力跋涉。隊伍原計劃天亮前走出敵占區,到蒼山游擊區的迷龍汪休息。誰知向導迷失了方向,一直走到下半夜,還未能跨過濰臺公路。大家心里很著急,有人嘟囔起來:“怎么搞的?這么半天還沒走出去!”“天亮被敵人發現怎么辦?”站在樹下沉思的劉少奇聽到有人責備向導,便走過來對大家說:“不要埋怨,他也很著急嘛!我們不要打擾他,讓他冷靜地想想。”劉少奇又和藹地對向導說:“這一帶你很熟悉。仔細想想,就會找出路來的,如果夜間有星星,我們只要看一看北斗星的位置,方向就明確了;碰上像今天這種情況,我們也有辦法。您注意了沒有?凡是正房都是坐北朝南,通過周圍的樹也可辨清方向。你用手摸一摸,就會有感覺:向陽的一面長得粗糙,背陰的一面比較平滑,粗糙的這面就是南,平滑的那面就是北。”劉少奇豐富的生活知識以及對同志的關心和信任使得向導心情慢慢放松,仔細地辨別著方向,最終確定位置,順利到達迷龍汪。

早飯后,隊伍安排休息。劉少奇對蒼山游擊區的情況作了了解。在談話中,他突然問王六生:“你常在這一帶活動這個地方為什么叫迷龍汪?”王六生笑著說:“這里還真有個故事呢!相傳乾隆皇帝南巡,坐著轎子來到這里。遇到大霧,四下里什么也看不到,乾隆和抬轎子的人都迷了路。又因這一帶地勢低洼,后人就給這地方起了個名字叫迷龍汪。”劉少奇說那么我們在這里迷路就不足為奇了。同時,他又若有所思地說,“歷代帝王將相都把自己當成諸葛亮,把群眾當成阿斗因此他們非迷失方向,非走錯路子不可。我們的黨,我們的軍隊歷來把人民群眾當成歷史的主人,和人民群眾心心相印,所以道路就會越走越寬廣。”

 

鐵道游擊隊護衛,少奇橫穿津浦路

劉少奇一行渡過沭河、沂河,后到達棗莊西南的小北莊由魯南鐵道游擊大隊隊長劉金山、政委杜季偉等人護送,在沙溝到臨城(今薛城)間的干沙河越過津浦鐵路,直奔微山湖。

津浦鐵路是又一道敵人重兵把守的封鎖線。這天,劉少奇一行在夜幕下來到沙溝與臨城之間離鐵路線三四百米處,突然有一道白光從北面閃來,原來鬼子的巡邏車從臨城方向開過來了。大家迅速在沙河邊隱蔽下來,巡邏車照一會兒探照燈,打一陣子機關槍,就向南開去了。劉少奇對劉金山說:“鬼子控制了鐵路交通線,對我各抗日根據地進行分割封鎖,妄圖割斷各根據地之間的聯系。現在,延安同山東、華中根據地的聯系,只有這一個口子,你們要動用一切力量,保住這個交通線。今后,鐵道游擊隊的重要任務之一就是護送過往的干部。”劉金山說:“這個任務很重要,就是有些隊員認識不到,總感覺執行這樣的任務不如打鬼子、扒火車過癮。”“要做好大家的思想工作!”劉少奇說,“使大家明白,完成好護送干部的任務,從一定意義上說,比你們開展軍事斗爭更有意義,對革命貢獻更大!”就這樣,他們不知不覺來到了微山湖東岸。

由于鬼子據點又增加了兵力,形勢有了變化,負責護送的人員決定改變計劃,連夜上船進入湖中的蘆葦蕩休息,劉少奇一行和游擊隊員們在微山湖隱蔽待命。期間,大約10多天時間,他們在湖上過著“天大的房子船當床,野生湖藕當干糧”的艱苦生活,劉少奇經常和大家一起聊天,利用各種形式鼓舞大家的革命斗志,指導游擊隊進行革命斗爭。他對游擊隊員們說:“你們在這里堅持革命斗爭,我看要注意三條:首先,既要用力地打擊敵人,又不要過于暴露自己,做到出其不意,掌握主動。另一條,對敵偽下層組織,如保長、偽鄉長等,要把打與拉結合起來。對壞的不打不行,但光打不拉也不行,在敵占區斗爭要講策略。再一條,鐵道游擊隊要重視游擊區建設。”

敵情緩解后,他們迅速上岸離開湖西地區,進入魯西區。由于日軍在當地實行殘酷的“三光”政策,進行經濟封鎖,群眾生活很困難。劉少奇聽了當地區委的匯報,指示他們要千方百計地采取各種辦法,幫助群眾生產,解決生活困難,要求干部們動員老百姓種植瓜果蔬菜。他說:“種什么呢?我看菜呀瓜呀、蘿卜、豆角,等等,凡是能生長的都可以種。將來能結瓜果就吃瓜果,長不出瓜果的,就是葉子藤子也可以吃呀,總比吃生棗和棗葉強得多,比沒有吃的更強。這樣,一兩個月、兩三個月后,瓜果長出來后,群眾生活就會好一些,棗兒也成熟了,我們再幫助群眾把棗子賣出去,換些糧食和日用品回來,群眾的生活就會安定下來。”他還強調指出:“我們在這里是要想盡一切辦法給群眾東西,而不是向群眾要東西。我們必須和群眾同甘共苦,在群眾中生根,要使群眾相信我們在任何時候都不會離開這里

 

地下黨精心安排,劉少奇巧過平漢

19428月下旬,劉少奇一行渡過衛河,由河南進入河北。面對的就是平漢鐵路——這是華北、華中、華南各抗日根據地同延安聯系的必經之路,日軍防范特別嚴密。為了避免人多引起暴露,當地黨組織決定將劉少奇一行化整為零,分批前進。劉少奇依然化裝成商人,在地下工作者的精心安排下,乘坐通過偽軍搞到的一輛小汽車,在白天堂而皇之地通過日軍重兵把守的平漢鐵路。

9月上旬,到達八路軍129師師部所在地河北涉縣的赤岸村,劉少奇趕緊給延安和華中發電報告平安。由于物質極度匱乏,劉伯承和鄧小平只能用當時“最好的東西”干羊肉來為劉少奇接風洗塵。幾十年后,鄧小平曾對他的女兒回憶說:19429,劉少奇由華中回延安途經太行時,在赤岸的129師師部,請少奇吃飯,吃的東西只有干羊肉。”他還說“那是當時最好的東西,我們很久沒吃肉了!”從赤岸村到北方局和八路軍總部駐地晉東南遼縣(左權縣)麻田村,70多里路,劉少奇等人不到一天就趕到了那里。

 

穿白晉、越同蒲,千里行程抵延安

19421019,劉少奇越過白()()鐵路到達太岳軍區司令部駐地山西沁源閻寨村,恰逢日軍發動“全山西秋季剿共作戰”,向太岳軍區司令部所在地進攻。于是,他們隨太岳區黨委和軍區一起轉移,在山區里轉來轉去,躲避敵人“掃蕩”。考慮到劉少奇的安全,太岳縱隊兼軍區司令員陳賡建議,劉少奇一行同軍區機關分開行動,以脫離敵人掃蕩,待機前進。劉少奇一行被安排到沁源縣澗崖底村,這里地處沁源、平遙、沁縣、武鄉4縣交界,距日軍據點較遠,溝壑縱橫、地勢險要,由晉東南工委護送,具體工作由平介縣委書記成克率領八路軍洪趙支隊承擔。劉少奇化名許行仁,仍裝扮成商人晝伏夜行。

一天傍晚,他們從山區下到大平川,準備從平遙城北5里地的一個口子越過同蒲鐵路,渡過汾河。經過三晝夜的行,他們終于走出日軍占領區。據跟隨劉少奇同行的陳士吾回憶:“嚴寒的冬天,晉西北的高山地區像個冰庫,尖厲的西北風呼嘯著,吹起飛沙走石打在我們的臉上像刀割一樣疼。身上的棉衣抵御不住徹骨的寒,凍得周身都麻木了。少奇盡管有病、體弱,仍然和我們一樣爬山、走路。有時他實在走不動了,我們就在后面推他,抓住樹枝藤蔓一步一步地向上登攀。直到第二天上午,我們還沒有翻過山梁。經過幾個小時的急行軍,熱汗浸透了衣服,被冷風一吹凍成冰塊,眉毛、鼻子上結了薄薄一層冰凌,饑餓、口渴、過度疲勞一齊向我們襲來我們個個氣喘吁吁,累得實在走不動了,就在山溝里坐下來休息一會兒。”當夜行軍上百里,黎明前抵達預先安排好的聯絡

劉少奇一行進入晉西北地區時,已是12月了,這里山點大良莊隱蔽下來。高風大,滿是冰雪,也是回到延安的最后一道封鎖線。日軍為分割三分區和晉西北軍區的聯絡,晝夜不停地在交離公路上巡邏。因此,劉少奇一行要回到延安,還得在這樣嚴寒的天氣里跋山涉水夜行軍。在交離公路西側的大平川地,需要從夾著冰雪的河流中瞠過去。進入了高寒山區后,迎面吹來的北風,吹在身上比刀割還難受,每個人的眉毛上和男同志的胡須上都結了冰珠子;爬山時不斷流出的熱汗濕透了衣服,被冷風一吹,變得像玻璃一樣,一走動就嘩啦嘩啦地響。在興趣盎然地給大家講故事。他說:“前面那座很高的山,就是呂梁山,山上有個人祖廟,我也上去過。廟中有歷代的碑記,說人類的祖先就是從這里起源的……那當然是一種傳說,你們將來有機會也可以上去看看。”大家被這些故事吸引著,都忘卻了寒冷、饑餓邊聽著一邊鼓著勁走,就這樣過了高寒山區,同晉綏根據地前來接送的部隊聯系上了。

194212月中、下旬,劉少奇一行由晉西北跨過黃河進入陜北米脂、綏德、清澗、延川地區。1230,經過9個多月的長途跋涉,穿越103道封鎖線,行程3000多里,劉少奇

安全回到延安。

從劉少奇回延安穿越103道封鎖線的艱難過程,可以看到中國共產黨的奮斗歷程十分艱辛。尤其是1942年前后,日本政府對華政策的轉變,國民黨統治集團的積極反共及對陜甘寧邊區和各抗日根據地的軍事包圍和經濟封鎖,給各根據地與陜甘寧邊區的人員往來造成極大的困難。特別為了召開中共七大,中央安排劉少奇和各地領導干部回延安的路途艱難曲折充滿危險,但是中國共產黨人歷來就是踏著困難前行的,而且越走越堅定、越走越堅強。

執筆人:王亞妮

 


關閉
?
新时时彩开奖记录 湖北快三 沙巴体育比分网 山西快乐十分胆拖规则奖金 新疆25选7 北单比分直 浙江11选5 888游戏棋牌中心官网 广西快乐十分 可以赢钱的麻将软件 北京十一选五